明青

一个私博。博主有点蠢,请慎重关注。

你特别特别喜欢一首歌,听到前奏就会起鸡皮疙瘩的那种。可你不知道该分享给谁,你知道没人能体会到你的体会。没有人。

我或许永远都不能写出那么漂亮的文字,也或许好久以后才能。毕竟才华是要用心滋养的。

克服焦虑,从我做起

之前赌气说自己不吃Cp,只是把Cp们用做传达感情与思想的工具。现在再看到,觉得那样说并不妥当。Cp还是吃的,只是写的通常不是最爱吃的。最喜欢的东西往往写不出来,一是不会写二是不敢写。内涵太丰富把握不足,也怕自己写坏写崩毕竟是和最喜欢的太太们在同一个tag下。偶尔克服了这种念想,写出来的就。。日常,小甜饼。关于等待,关于宽容,关于互相理解,关于一点点暖心的细节。

可是似乎也并没有Get到点的样子。共情啊共情,其实是个不那么好办的事情呢。

最近联系很多的一个朋友说,距离是他的关键词。

而距离似乎也逐渐成了我的关键词。

因为有距离,所以需要更小心的维护。你再也不能捕捉他的细微动作,一切情绪变化全靠对方的告知和自己的揣测。

距离发酵成更浓烈的情感,强硬地剥去所谓的嫌弃所谓的愤怒所谓的主动权,一切还原成最本真的样子。

距离也带来压抑。压制思念压制不安压制和对方有关的负面情感。不可倾诉,不能冲突。原来的网线现在的无线信号,细细的绵长的丝网维系,拉长神经也放大了感知。

异地恋啊,就像在钢丝的两段遥望,靠心里的那点念想和执着一点点靠近,每步都需仔细斟酌互相配合。或许有一天,这会成呼吸般自如的事情。也可能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。

认识了新朋友,越来越多的话开始和朋友们倾诉。人和人毕竟是不一样的呀。你们的想法冰火两极,尽管你一直觉得她是个柔软优雅有教养的人,却不敢确保对方是否想和你说话了。

所以默默滚回乐乎,自说自话。

把老妈送走了。

从此以后,东北再没有我能寄托的地方。

感受到痛苦。可我知道,她比我还痛苦。

点开通信软件,几句话打了又删。

无话可讲,无人可诉。

再说点开心的事情吧。

晚上和男朋友一起吃饭,刚好赶上文化衫下发。纯棉的白色短袖,上面的图案五颜六色却还蛮好看。我看了好久认出最左边那个很凶的小家伙是薛定谔的猫,男朋友告诉我猫旁边那个很眼熟的公式是薛定谔方程。还有一个公式全寝室的学霸都表示不记得,所以到底是什么呢?我一毛钱赌分析力学。

言归正传。一起吃饭,座位有点狭小,于是坐了对桌。面对面。他笑了笑:“我觉得你真,”再笑,“你真,”低头笑,又抬起头来:“你真好看。”

我也笑:“你这是害羞了?还真是难得。”
他说,因为我在认真地说啊。

我想了想:“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大概是最好看的,毕竟傻白甜嘛,出门都不带脑子的。”

之后他问我:“你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状态么?”

我:“一脸傻笑的状态?”

他说:“是我最有钱的状态。”

是哦,这人曾经的梦想是一周吃一顿麦当劳,可和我一起的时候麦当劳成了末位选择。他说,不是要领你吃好吃的么。

毕业活动要求回答问题,其中一个是你找到对象了么,他改变了你什么? 我说,他是我的指导者,庇护人和知心挚友。我全身心信赖他,而他也值得我信赖。

除此之外当然还有。

当然还有。

继露阴癖,强奸犯后又出了人贩子。还是男生也敢下手的人贩子。简直还原我做过的最绝望的梦。躺在床上异常清醒。

恐惧使我清醒。

所以你看,我厌恶这座城市。或许所有的地方都藏污纳垢,可我只看到了它的污浊,也就不怪我的偏见了吧。

太感性了。所以说的什么心态稳定,无所谓,随意之类都是逞强,云淡风轻的外表下到底感受到了多少绵长的痛楚啊。我竟然被你骗过了这么长,这么长时间。太愚蠢了。实在是太愚蠢了。迟钝如我,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你到底在委婉地诉求着什么。明明是这么柔软,这么细腻的人,为什么没有早点发现,为什么没有守得再久一点?耻高气昂地要求着对方的纵容,实际上他才是真正需要一个抱抱的人啊。

终于品过味来,觉得,好心疼啊。

从今以后就是个漂泊者了。不过老爹说得对。他说,现在哪儿有什么固定的家的概念。你在哪里拼搏,就把根扎到哪儿。

所以再见了幽灵谷,再见我所有青涩的幻想与梦。